個人部落格,收錄覺得有意思的文章和實用教學

【異聞筆記】The Big Blue: 人和海豚之間的咫尺天涯

1988 年的《碧海藍天 (The Big Blue)》 講的是知名潛者 Jacques Mayol 的故事,但電影大概有半數的劇情,出自戲劇性需要的虛構情節。

而那些沒被放進去、剩下那一半的真實人生,其實並沒有比較不戲劇性。

The Big Blue, 1988

《碧海藍天》不只將自由潛水這項冷門運動推向大眾,更把這項運動背後的生活哲學推向當時的年輕觀眾,以至於歐洲有一整個世代的觀眾被稱之為「The Big Blue Generation」。

相較於電影在歐洲的成功,美國票房則是慘遭滑鐵盧。

北美上映的版本,在發行商的堅持之下抽換掉艾瑞克・塞拉 (Eric Serra) 的配樂,並修改成歡樂大結局:Jacques Mayol 在深海與海豚相遇後,被海豚拯救,重新回到海面上。YouTube 上很容易搜尋到這個美國版的結局片段,但這種髒東西還是不要看到比較好。沒有死亡並沒有更美好。

《碧海藍天》中兩個主角的死亡情節都是虛構的,電影上映當時兩位潛者也都活得好好的。導演盧・貝松 (Luc Besson) 把這兩場死亡當成推動故事的敘事工具,也利用虛構的死亡為整個電影主題作結:

人,或者說有些人(比如Jacques),註定屬於大海。

至於實際上沒有死亡的 Jacques Mayol,則繼續進行自己人生的碧海藍天下半場。

Jacques Mayol

Jacques Mayol 於 1927出生於上海,人生最早的潛水經驗是跟父母在日本度假時。接下來他的人生好比是倒轉版的美人魚童話,為了對海的無限愛慕,不計一切代價拿自己的雙腳去換海底悠遊的尾鰭。

1976 年,他因為不靠任何器具打破水下 100 米障礙而聲名大噪。

在那次潛水當中,同行的科學家非常驚訝地發現 Jacques 居然可以用打坐、冥想的方式控制自己的心跳,以致於他在海底心跳能降到不可思議的每分鐘 27 下,幾乎等於海豚、海豹等海洋哺乳動物的水準。

在他打破百米障礙之前,許多科學家都警告百米的水壓足以將人的肺部壓垮,就像壓扁一個空鋁罐一樣。Jacques 親眼見過海豚的解剖,他知道海豚的肺跟人的肺完全沒有兩樣,如果海豚可以,人沒什麼道理不行。

「我的人生完全受到海豚的啟發。海豚在海底自由來去,能夠潛到極深的海底。」

有「海豚人 (Homo Delphinus)」封號的 Jacques Mayol 說:

「關鍵就在於如何盡可能留住血液中的氧氣,持續供應氧氣給細胞。我自己的秘訣是瑜珈,我透過瑜珈學到比其他人更有效善用每一個氧分子。」

直到後來,科學家才發現在深海中血液會從身體的其他部位集中到肺部血管。充滿血液而不會坍縮的肺,正是像 Jacques Mayol 這樣的潛者之所以能在百米深度存活的原因。而同樣的機制也存在於海豚的身體裡。

1955 年,Jacques Mayol 在邁阿密海生館工作期間遇見了他一生的心靈伴侶:瓶鼻海豚 Clown。

他一再違反海洋館規定,利用午休時間偷跑進水池和 Clown 一起游泳,並且和 Clown 建立起長久而緊密的情感連結。Jacques 認為他從 Clown 的友誼中學到了與海洋共存的智慧,並喚起自己體內的海洋生物本能。他說:

「水和海洋是我們與生俱來熟悉的環境。我們就是一身赤裸地生於媽媽子宮內的小宇宙海洋中。在水中閉氣潛水只是那個情境的延續罷了!」

有趣的是,在《碧海藍天》中飾演 Clown 的那隻公海豚,在科學史上赫赫有名的程度不輸給牠的人類好友。

來自佛羅里達的海豚研究中心的海豚 Natua 參與過多次動物認知實驗,並顯示了海豚極有可能跟人的一樣擁有「後設認知 (Metacognition)」。

簡單說就是:海豚知道「自己知道」

現在我們終於知道牠也知道。

圖片出自:佛羅里達海豚研究中心

1983年,Jacques Mayol 以五十六歲的年紀最後一次打破世界紀錄,一口氣潛入 105 米的深海。之後受限於體力不再冒險挑戰極限,但他終其一生仍然持續潛水以及推廣潛水的教育活動。他說:

「我會繼續潛水,直到我的身心非常明確地告訴我該停下來為止。」

人類的極限並沒有停下來。Jacques 曾預言人類總有一天會突破 200 米並且閉氣超過十分鐘。如今,國際自由潛水聯合會 (AIDA) 認定的無限制自由潛水世界紀錄是 214 米,閉氣潛水的世界紀錄是 11 分鐘 54 秒。另外,由金氏世界紀錄認證的純氧閉氣潛水世界紀錄,則是 24 分鐘 03 秒。

Jacques Mayol 曾說:

「我潛水的動機不是為了征服物理定理。我是為了融入大海。」

The Big Blue, 1988

2001年,Jacques Mayol 在義大利家中上吊自殺。他的多位朋友回顧那段時間他很明顯地情緒低落。他跟兒子 Pierre 說:

「我感到好厭倦,再也無法對任何事情提起勁兒。扮演一個根本不存在世界上的聖誕老人讓我疲憊不堪。」

或許他的內在身心終於告訴他該停下來,於是他停下來。盧・貝松虛構的死亡變成一種奇特的預言,Jacques 最終還是墜入自己內在小宇宙的那片藍色海洋。

 

 

[葉郎]

 

 

延伸閱讀

海豚與潛者的肺

Jacques Mayol 與海豚共舞

Jacques Mayol 與日本

 

 

分類

近期文章

近期迴響

    彙整

    友站連結

    桃園高中
    免費視訊聊天
    成人聊天室
    台北視訊聊天
    宠宠微积
    irs 即時反饋系統
    第六天 资讯网
    紅貴賓
    瑪爾濟斯
    綠兔部屋
    葉羊報報
    ミナガワストア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