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D網誌 提供熱門有趣訊息

首頁 > 实用文章 / 內容

新闻的坏消息:数字时代的美国平媒如何生存?

2014-10-20 11:19:23 实用文章 19人瀏覽
[摘要]新技术极大压缩了传统媒体的生存空间,最优秀的美国新闻机构生如何自救? 腾讯科技讯 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网站日前发表了一篇题为《新闻的坏消息》的文章,作者是《华盛顿邮报》资深编辑罗伯特·凯瑟(Robert G. Kaiser)。文章称,以《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为代表的传统媒体曾经给美国社会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但是在数字革命中却陷入了困境,以谷歌为代表的新技术极大压缩了传统媒体的生存空间。 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传统媒体采取了网站收费等自救措施,另一方面也有人出手相救,尤其是以亚马逊创始人兼CEO杰弗·贝索斯(Jeff Bezos)斥资收购《华盛顿邮报》为代表,他们或许并不指望借平面媒体赚钱,只是为了让最优秀的新闻机构生存下去。 本文作者罗伯特·凯瑟在《华盛顿邮报》工作了半个多世纪,今年年初才退休。他曾在伦敦、莫斯科和西贡担任记者,也曾报道过美国国会和国内政治,担任过《华盛顿邮报》高级编辑和执行主编,创作或参与创作了八部作品,包括《The News About The News》、《American Journalism in Peril》等。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第一章:数字技术的出现 1998年,时任《华盛顿邮报》公司副总裁的拉尔夫·特尔科维茨(Ralph Terkowitz)认识了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这两位正在寻求支持的硅谷年轻企业家。特尔科维茨还记得自己曾亲自前往他们工作的车库,他让司机把车停在外面等候,自己则与布林和佩奇会面,讨论了最终缔造了谷歌的想法。 多年后,《华盛顿邮报》公司的业绩状况已经非常糟糕,而谷歌则发展成为一家价值数千亿美元的公司。如果早期投资谷歌,《华盛顿邮报》公司的业务状况一定会有所改善。但当时什么也没有发生。特尔科维茨回忆说,“我们进行了详细的讨论”,但当时还很强大的《华盛顿邮报》公司还有其他的热门业务。 这样的失策并不令人感到惊讶,生活在变革时期的人们往往抓不住身边的机会。如果以数字时代第一个阶段的成绩来论,任何一位公平公正的教授都只能给美国新闻行业打出C-甚至更低的分数。规模庞大、行动缓慢,这些以传统方式运作的新闻机构根本无法准确预见技术风暴的下一个阶段。 很显然,新技术正在极剧改变我们学习、教育、沟通和娱乐的方式。我们不可能预知今天的剧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但一定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对于新闻行业而言,以及整个美利坚合众国而言,数字革命如何发展尤其重要,因为新闻是一个自由、民主社会生命之源的载体。 美国的开国元勋们也深知这一点,他们坚信自我管理需要知情公众的积极参与,只有人们可以不受限制地获取信息才能做到这一点。保证言论和新闻自由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作者詹姆斯·麦迪逊曾这样简明扼要地总结说:“知识的进步与扩散才是真正自由的唯一卫士。”托马斯·杰弗逊则向他的法国好友拉斐特侯爵解释说:“所有的安全都依赖于新闻自由。如果允许自由表达,公众观点的力量是不可阻挡的。”另外,美国记者还对杰弗逊的另外一句话记忆犹新:“如果让我来决定,是选择一个没有报纸的政府,还是选择一个没有政府的报纸,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美国开国元老们的记者精神在一位来自费城的印刷匠、专栏作者和编辑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这个人名叫本杰明·富兰克林。而富兰克林家族致富的法宝平面媒体,在接下来两个多世纪里一直是美国民主的重要引擎。 但是到了二十世纪下半叶,新技术开始打破长期以来信息共享的方式。首先是电视,然后是计算机和互联网,都改变了人们获取新闻的方式。尽管如此,到二十世纪末,新闻与分析行业仍然是一个盈利能力足够强的业务,可以支持大型的平面和广播媒体机构雇佣大量的专业记者和编辑。 但到现在,二十一世纪初,不断加快的技术变革破坏了美国新闻行业赖以生存的商业模式,使得人们不禁要怀疑,为我们提供世界各地新闻的大型机构还能否继续生存下去。 对于在《华盛顿邮报》从事记者和编辑长达50年的本人来说,写出这些话真是一种痛苦。在我职业生涯的前15年,《华盛顿邮报》的报纸还是用油印机印刷出来的,现在这种机器只能在博物馆里看到。上世纪70年代末,我们最早开始在计算机上写新闻,在90年代互联网兴起之前,这似乎毫无疑问是一件已经极好的事情。渐渐地,形势开始发生变化。在今年早些时候我退休之时,格拉汉姆家族已经以2.5亿美元的价格把《华盛顿邮报》出售给了杰弗·贝索斯,也就是亚马逊的创始人。这个价格只相当于这家公司几年前市值的一小部分。时任公司CEO唐纳德·格拉汉姆(Donald Graham)承认,他已经不知如何才能拯救这家报纸。 事实上,数字技术从一开始就令传统新闻媒体,尤其是报纸的所有者们不知所措。例如,早在1983年,也就是计算机编排报纸的早期,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事情,《纽约时报》几乎以数字的方式自杀。当时《纽约时报》决定电子版报道的版权只保留出版后的24小时。为了赚一点小钱,《纽约时报》把出版24小时后的所有新闻版权出售给了Mead Data Central公司,也就是联机检索服务Lexis-Nexis的所有者。随后,Mead Data Central公司又把获取《纽约时报》电子版新闻的权限出售给了法律公司、图书馆和公众。到上世纪90年代早期,随着互联网功能普及和流行,这种做法带来了日益严重的问题: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多家报纸都计划推出“线上版本”,但《纽约时报》已经把自己的产品控制权出售给了其他人。 对于这家美国最佳报纸来说,幸运的是,英国和荷兰合资的里德爱思唯尔集团(Reed Elsevier)在1994年收购了Mead Data Central公司。这笔交易激活了当年《纽约时报》与Mead Data公司协议里的一项条款,使得这家报纸又重新获得了自己新闻电子版的所有权,《纽约时报》也得以在1995年推出线上版本。 … Continue reading →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