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D網誌 提供熱門有趣訊息

首頁 > 实用文章 / 內容

企业如何辨别真正有效的公关建议

2013-02-05 10:36:06 实用文章 93人瀏覽
不论企业聘用了什么人担任公关顾问,后者可发挥作用的大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他们极可能忽略的因素:他们本身作为客户的素质。然而,懂得辨别什么是真正有效的公关建议的企业CEO寥寥无几。要知道识别好的公关建议,你需要了解以下关于公关的六条真理。

公众的看法不等于事实 虽然公众的看法可能破坏一家公司或某个高管的声誉,震荡市场,但如果认为可以直接控制公众的看法那就错了。 韦尔奇通过放弃部分退休待遇解决了问题。格拉索的解决方案却是找枪手为他撰写评论辩护,然后以诽谤罪把前雇主告上法庭。一位脱离了困境,另一位还在不断给自己挖掘坟墓。韦尔奇看清了问题背后的现实,做出了让步,格拉索却一味纠缠于公众的看法中。CEO们应该寻找的是那些对他们行业的细节比对有关他们的新闻的剪报更有兴趣的公关顾问。公众的看法的确重要,给予关注是应该的。但是,如果CEO们花大量时间去应对公众的看法,而却对导致该看法的事实不予重视,那么他们就误入歧途了。 作为一个历史性重组计划的一部分,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宣布削减4万个岗位。公司首席财务官下令公关部出文宣传该行动是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性裁员。他知道投资者会很高兴看到这样的消息。事实上,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裁员规模只能排到第四位,屈居IBM、通用汽车和西尔斯公司(Sears)之后。然而,投资者还是被打动了,两天内公司的股市市值增加了60亿美元。 对这条新闻感兴趣的不仅仅是投资者。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发出裁员通告恰逢总统大选初选。人民党候选人布坎南(Pat Buchanan)抓住这条新闻,将其作为企业贪婪的象征大肆批判,并利用这条消息在新罕布什尔州(New Hampshire)取得了意外的胜利。媒体惊讶于布坎南的胜利,认为他所发表的关于倍受工作无保障折磨的“被遗忘的美国人”的煽动性言辞立了大功。 随后,媒体就该主题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报道。《纽约时报》就裁员发表了一个分为7个部分的系列报道。《商业周刊》出了一期关于经济焦虑(economic anxiety)的特刊。《新闻周刊》的一篇封面报道指名道姓列出了12个把工人当作柴火扔进火堆以拨旺企业利润之火的“打手”名单。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频道的60分钟节目(60 Minutes)专门用一节的时间,报道了贪婪的CEO们如何在裁掉上千名不辞辛劳工作的普通人的同时(也许可能正因为此),往自己的口袋里塞了上百万美元的报酬。在所有的新闻报道与电视节目中,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CEO艾伦(Bob Allen)都俨然作为冷酷无情的企业贪婪的代表赫然在目。 本为刺激投资者好感的计划恶化为风暴般的负面宣传,虽然这些认知与事实之间的联系只有毫发之细。“4万”这个裁员数字很大程度上是根据出售或剥离的部门的人数而得出的,并没有考虑正常的人员耗损。实际上,公司的裁员人数要比这个数字小得多。作为一个衡量效率是否提高的指标,这个数字却极大地误导了公众。媒体抓住裁员消息不放的原因—因为它刺激了布坎南的胜利—实在是谬之千里。不论其他,最后的结果已经证明,裁员问题在当年的总统大选中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感觉有时比事实重要 CEO犯的最大的错误之一,是忽视他们的言谈举止会对公众产生的情绪影响。 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裁员公告本身就可能引发大量恶意的报道。但当该公告发布几天后,传出公司给予艾伦近1,000万美元股票期权的消息时,这位CEO一跃成为企业贪婪的首席代表。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公司内部居然没有人把这两起事件联系在一起,主要因为敲定这两件事的时间之间间隔了几个月。艾伦获得股票期权是在公司宣布重组的时候,在此几个月后具体裁员规模才确定。但是,选择几天内先后公布这两条消息完全是对公众情感的麻木不仁。那些辛苦工作的人们本已对日益削弱的购买力与缺乏工作保障充满恐惧与愤怒,这样做彻底使得民怨沸腾。 艾伦之所以成为典型,不仅仅因为他象征了企业的贪婪,更因为他真正刺激了劳动大众被压抑的恐惧感与愤怒感的迸发。任何理性的辩解都不能改变这一事实。 CEO们需要的公关顾问是这样的:不仅能提醒他们注意自身行为的象征意义,而且能在事后为他们推荐补救措施。遗憾的是,公关行业充斥着半桶水的专家。这些人深信自己代表“企业的良知”,做事只动口不动手。他们忘记了他们代表的是一家企业。对于他们来说,价格上涨是天灾,裁员是人祸,争议是罪恶的诱因。 得力的公关顾问对自己所代表的那家企业的了解,与坐在这家公司的高层办公室里的同仁们对它的了解一样多,并且他们会为达到企业众多利益相关者的要求而与这些同仁通力合作。他们能够从商人而非记者的角度看问题。在他们眼中,正面的新闻舆论本身不是企业公关的最终目标,避免负面报道并非要不惜任何代价—肯定不能以撒谎为代价。得力的公关顾问知道如何平衡企业的利益和利益相关者们的利益,从而帮助企业领导人找到双赢的解决方案。 当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新任CEO阿姆斯特朗 (C. Michael Armstrong)宣布继续取消1.8万个岗位时,他同时冻结了管理层的工资,取消了给他们配有私人司机的豪华轿车。虽然这一举措对成本几乎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却显示了他愿意与员工共同进退的精神。 最佳的防守不是进攻 毋庸置疑,当斗争无法避免,许多CEO都想首先击出第一拳。当受到攻击,CEO们就想回击。在某些圈子内,这被称为“强势公关”(hardball PR)。CEO们应该抵御此类公关顾问许诺的诱惑。这种公关手段几乎在任何情况下都是错误的。业务上的成功基于你与客户之间的长久关系,而并非辩论的输赢。 一次,在阿姆斯特朗准备主持自己上任以来的首次股东大会时,《纽约时报》发行人兼董事会主席小舒茨博格(Arthur Sulzberger Jr.)向他请教如何应对批评。“不论批评多么苛刻刺耳,”阿姆斯特朗回答道,“置之不理。” 不论你的回答多么有理有据,对批评的回应只会招致更详细的盘问,令攻击你的人获得更多的关注,有时甚至让他们显得更可信。对每次质问都做出回应,就等于把辩论的主动权交给了你的批评者。不论谁选择了战场,都会利用优势创造倾向己方的有利条件。 此外,你如何回应批评不仅会产生语义意义,还会产生语用涵义。人们不仅会讨论你实实在在说过的话,还会讨论为什么你会做出这样的回应。你的回应可能会加深人们“无风不起浪”这种认知。除非不回应批评的代价是对关键关系产生长期影响,否则置之不理。此外,这些愤怒的辩驳常常没有对准“焦点”,要知道媒体远不如许多CEO所想的那么重要。 媒体不是利益相关者 事实上,媒体根本不是企业的利益相关者—他们只是大部分人了解企业的渠道。CEO们应该避开那种喜欢利用所谓“媒体关系”的公关人员。 把媒体这些中间人混淆为企业真正的利益相关者,即客户、员工、投资者以及所有这些人生活和工作所属团体的领导者,是一个常见的错误。只有当一家企业具有新闻价值时,媒体的雷达才会紧紧盯牢它。媒体可以在企业信息上添加自己的看法,有时甚至彻底忽略你的信息。这样传递出去的内容往往与你的原意大相径庭。 CEO的目标应该是建立诚信,而非打造个人名声。在寻求建立诚信形象的过程中,CEO们应该避免发表任何助长期望值的言辞。保守承诺不能保证成功,但过度承诺一定会导致失败。这往往意味着企业要表现得比媒体有时希望的更乏味,没有太多新闻价值,也不是随时就可接受采访。 直接与主要的利益相关者沟通更有利于企业,尤其是针对关键时刻发生的决定性事件,面对面的沟通更是必选的交流渠道。没有人可以独立应付这种事情。这个时候,CEO们需要的公关顾问不仅是要具备人际沟通技巧,还要具备训练和激励他人的能力,以帮助CEO们传达信息并带回反馈。 对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来说,这是一个挑战。它有5,000万名客户、400万名股东。仅给每位股东寄一封信就需耗资几百万美元。为了节约成本,公司曾一度取消股东季度报告,这是一项愚蠢的举措!如果真要采取什么措施的话,应该增加在报告上的投入,尽可能提高它的可读性。为了能直接把信息传递给个人投资者而不附加任何第三方评论,这笔投资是值得的。 攘外必先安内 CEO们在聘请公关顾问前应该首先问对方这样一个问题:谁是企业最重要的听众?如果答案不是企业员工,那么你还是再接着找吧。 正如商业哲学家汉迪 (Charles Handy)指出,“公司”一词的英文“company”起源于“companion”(同伴)—旅程的同行者或者共同执行某个使命的伙伴。每个为企业工作的人都走在同一段旅程上,旅程的意义不是来自于他一路获得的工资,而在于他与同行者共享的使命。如果该使命不以企业客户为中心,那么组织中每个人的注意力都会放错地方。 CEO最重要的责任之一就是确定员工的共同使命,并制定实现该使命的执行路线。CEO应该成为企业发展故事的叙说者,守护那个激励人们继续这段共同旅程的神话。但是,如果在许多员工看来CEO就是企业的化身,那么他们会希望自己的直接主管告诉他们,到底哪些事情是重要的。不幸的是,在大部分企业,一线主管往往是被遗忘的一个管理层级。尽管众多调查显示一线主管是员工青睐的沟通渠道,但他们往往与他们的下属一样消息闭塞。 为了训练一线主管回答下属问题的能力,公关需要扮演沟通促进者而非指挥者的角色。即确认有影响力的普通员工,让他们参与关于企业绩效的开放式讨论,内容涉及企业的优势、劣势以及它们所具有的意义。 就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阿姆斯特朗时代而言,最大的错误不在于公司应对外界媒体的手段,而是处理内部沟通时的方式。起初,阿姆斯特朗的到来使原本因管理层的错误决策以及仓促更替CEO的事件而士气低落的员工大受鼓舞。公司的小道消息传言这位新任CEO信心十足、坚决果断,并且敢于大刀阔斧地改革。 然而最终,在千钧重债迫使阿姆斯特朗分拆公司的同时,员工们获得了他将带着有线部离开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消息。在那一刻,阿姆斯特朗失去了他最珍贵的资产:他的诚信。在人们决定追随一个人之前,他们首先希望知道:“他是我们中的一员吗?”阿姆斯特朗仓皇撤退的决定证实了员工们最大的担忧。从公司宣布重组到重组结束,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员工们事实上是群龙无首。他们不得不相信他们在报纸上看到的报道。 说得好不如做得好 许多CEO要求公关顾问有一手好文笔。其实他们更应该要求对方具有卓越的思维能力。能干的CEO最大的长处—如激光聚焦般的专注—也正是他们最大的缺点。得力的公关顾问可以拓宽CEO的视野,在问题发生之前预见问题,并帮助CEO平衡各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利益。得力的公关顾问借助沟通技巧,展现自己渊博的商务知识。 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第一位公关主管是曾任某杂志编辑的佩奇(Arthur W. Page)。当公司总裁吉福德(Walter Gifford)找他出任这个职位时,他说如果吉福德只是想找个媒体经纪人(press agent),那还是另请高明。吉福德最终还是说服佩奇相信,他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帮助公司在这个对大企业缺乏信任、充满怀疑的时代,在公众舆论的涡流中顺利航行的人。吉福德不仅聘请了佩奇,任命他为公关主管,还使他成为了公司董事会的成员之一。 佩奇当时提出的基本建议今天听来也同样正确:“所有企业都因公众许可而生,因公众认可而存。因此,我们和所有其他企业一样都依赖公众的认可而生存。总的来说,你得到的认可度越高,你就可以生存得越好。”当然,他同时也指出:“获得认可最基本的途径是,让自己值得得到他人的认可。” 你可以推销宣传企业的“个性”或者“形象”,但企业的“品格”源于公司的行为而非言辞。企业的道德义务包括:诚实地为客户提供服务;给予员工成长和发展的机会,使他们能够承担起照顾家人的重担;给予股东合理的投资回报;帮助建立一个公民社会。经营企业并不是为了创造短期交易价值,而是为建立一个持久的机构。 原文经The Conference Board Inc.许可,摘自其旗下杂志Across the Board。胡凌鹊译。 Dick Martin曾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担任公关顾问32年,其中最后5年担任执行副总裁。出版著作Tough Calls:AT&T and the Hard Lessons Learned From the Telecom Wars。 来源: 《世界经理人》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