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D網誌 提供熱門有趣訊息

首頁 > 实用文章 / 內容

索罗斯当年做空香港

2015-07-02 21:11:12 实用文章 52人瀏覽

港币保卫战

故事发生在1998年8月,当时正处于金融风暴中,香港市场萎靡。

由索罗斯所引起的一场”看不见的战争”(货币战争),如火山喷发般地震惊了全球,身处震源中心的泰国、马来西亚自是苦不堪言。另一面,隔海相望的香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绷紧了自己的神经。人们都意识到:这股”黑色金融暗潮”登滩港岛只是时间问题而已。面对国际金融炒家们咄咄逼人的气焰,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谨慎地表示,香港特区的外汇储备丰富,经济正稳步增长,更重要的是,香港特区背后有强大祖国的支持。所以这一风暴对香港不会形成特别严重的影响。

在1997年8月份,投机商就几次对港币进行了冲击。

金管局首先在外汇市场上公开与国际金融大炒家叫板,炒家每卖出一盘港元,金管局便吃下一盘,而且吃下的是便宜的港元。金管局主动以政府财政储备承接了炒家的近500亿港元沽盘,再把买回来的港元重新存入银行。以此来压低拆借利率的升势,减少对经济的伤害。

按照香港货币局规定,金管局倘若要在外汇市场以美元购回港元,必须以固定汇率1美元兑7.8港元的价格购买。而这次却以炒家的卖价7.75港元悉数买进,引至炒家们大喊不公。任志刚说,这次购买港元,并非为金融管理局本身购买,而是替香港政府即国库购买,因此并没有违反货币局的严格规定。

香港政府为了应付经济衰退,采取了扩张财政政策,加大预算赤字。每年夏季国库库存港元枯竭,政府开支必须到货币市场以美元换取港元。恰在此时,金融炒家大笔卖出港元,金管局便顺理成章地为政府大笔买入便宜的港元。

如同武林高手过招,一方低估了另一方的内功,招致自身的内功被对方绵绵不绝地吸走了化解了。到1998年7月末,香港外汇储备为965亿美元。居世界第三。排名第二的是中国内地,约为1400亿美元。

第一回合到7日星期五下午四点半,以香港金管局小胜暂告一段落,汇率稳定在1美元兑7.75港元左右的水平上。因为股市受挫的程度并不大,期指下滑也不大,炒家无功而返。但他们并未罢手。下一个目标就是证券市场。

别无选择:”世纪豪赌”开战

98年8月14日,香港政府正式动手干预股票市场,开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世纪豪赌”。赌客就是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金融投机家,港人称”金融大鳄”。

8月14日(星期五)香港政府突然出手,动用外汇基金和土地基金同时进入股票市场和恒生指数期货市场大举吸纳,致使那一天的恒生指数反弹560多点,升幅达8%,以7224点收盘;

8月17日,全球股市暴跌,恰好星期一为抗日战争胜利日,香港休市,避过了冲击波;

8月18日,美国股市已大幅回升,日元也开始回稳,亚洲各地股市全面反弹。这一天是公众假期后首个交易日,港府保留实力,恒生指数窄幅波动,大市终盘微跌14点,以7210点报收;

8月19日,港府外汇基金继续入市,大挟淡仓,指数攀升412点,以7622报收;

8月20日,大市于高位7900点遇到初步阻力,而港府买盘亦稍为收敛,指数于7742报收,升120点;

8月21日,外汇基金入市未见积极,八大外资亦于尾市联手,使期指尾市狂泻200点,指数当日回软,以7527报收,跌215点;

8月24日,港府重组实力,为入市干预以来最大规模,最后大市急升318点以7845报收。

从8月14日到8月28日,香港媒介以战场报道的语言形容说:”政府军采取大进小退、稳打稳扎和步步为营的策略,对炒家进行全方位的围追堵截。”

8月26日,离恒指期货的结算日期还有两天。虽经8天鏖战,最紧张最激烈的时刻还未到来。此时,港府需要进一步探明敌方火力,知己知彼,以更好地布阵迎敌。

港府首先必须知道,如果没有港府不入市,股票市场究竟有多大力量与炒家交锋。

26日15点08分,一直扮演买家角色的港府一改面孔,突然收起所有股票现货和期指买盘,并主动沽空恒指期货,引发炒家急忙跟风追沽。短短两分钟,恒生指数急挫160点,恒指期货下跌近300点。这时,港府突然反过头来,再度入市收复失地,大量买进股票和期货合约,将股指和期指顶回原来的水平。

此番试探,香港政府暗吸一口冷气,炒家实力不可小觑,恶战在即,一触即发。

8月27日上午10时,香港股市开市。

绝不亚于一场激烈的战斗——在一开始,炒家的卖盘就如排山倒海一般扑来。在第一个15分钟内,成交额即达19亿港元;在第二个15分钟内,成交额为10亿港元;在第三个15分钟内,又是10.9亿港元的股票成交。而在收市前的15分钟,战斗进入白热化状态,成交额高达82亿港元!单香港电讯股票一项,政府推出的1亿港元的买盘,不到9分钟即告全部成交。状态之惨烈,令场上”红马夹”目瞪口呆。

这一天,香港政府动用了200亿港元,委托10家经纪行在33家恒指成分股上围追堵截。金融大鳄几番突围,未能如愿。最终,恒生指数报收7922点,比上一个交易日上扬88点,全天成交额230亿港币。这是自97年11月4日以来的最高额。

27日的晚上,大战的前夜,亦成了香港的不眠之夜。凌晨,香港天文台发出雷暴警报。

8月28日:胜败在此一举

28日是恒指期货的结算日。胜败在此一举!

恒指期货的结算价格为这一天每五分钟恒生指数报价的平均值,因此,要抬高结算价,就必须保证恒生指数走势平稳。要达此目的,政府军非得竭尽全力,死保死守。

这一天,百万香港人锁定频道,眼睛紧紧盯住飞快跳动的恒生指数,所有的人都捏着一把汗。

上午10时,决战打响。港府与金融大鳄立刻在”汇丰控股”与”香港电讯”上展开激战。炒家的抛盘气势汹汹、排山倒海,政府军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个不剩,全盘买入。开市仅5分钟,成交额即高达30亿港元!与此同时,港府同时在33只恒指成分股上设下买盘防线,全线防守。
中午12时午市收市前,战斗又趋激烈,”长江实业”、”中国电讯”等多个蓝筹股被炒家疯狂抛售,并有大量欧洲基金入市。滔滔股海,港府一木擎天。午市收市时成交额报409亿港元。下午开市,战况更趋严峻。炒家的抛盘滚滚而来,特区政府全线死守,平均每分钟就有价值3.5亿元的股票易手。

下午四时整,恒生指数终于在7829点定格!

这是惊心动魄的四个小时!

全天交易额达到了香港股市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790亿港元!恒指期货最终以7851点结算。

在上溯总共10个交易日中,香港特区政府约动用相当于1200亿港元的外汇储备,将恒生指数上拉1169点。港府在期指市场获利约20亿港元,投机者的损失估计为12亿港元。

从8月5日起,香港特区政府在汇市、股市和期货市场向金融大鳄发起全面反攻,终于初战告捷。

曾荫权多次夜半饮泣

1998年金融风暴中特区政府动用外汇储备入市,成功击退国际金融炒家,却引来社会上一片批评之声,学者、商界纷纷指责特区政府破坏了香港一贯自由市场运作体系,曾荫权更是众矢之的。

这段经历,无疑是曾荫权最难忘的。原来,他在决定入市打”大鳄”之前,堂堂一个男子汉曾”夜晚静静地哭过两、三次”。他说,当时他连续多个晚上失眠,睡着了也会作恶梦,有时坐在床边,想着想着就流下眼泪。因为这一决定不仅与他不干预市场的理念不符,他也十分担心一不小心输掉香港人的钱,就算自己”跳楼”也无法挽回损失。

香港可能在5天内”断气”

曾荫权回忆说,1998年金融风暴横扫亚洲,他离港到土耳其”避风头”。谁知他回来后,情况更差,外汇储备已损失了80亿美元。根据香港金融局官员的分析,”大势已去”,如果港府不采取行动,恒生指数很快直线暴跌到4000点,银行贷款利息居于历史最高位,香港很可能在5天之内”断气”。

当时放在他面前的选择不多,一是实施外汇管制,二是宣布港元兑美元的联系汇率脱钩。但是,他认为,这两个方法都不可取,如果宣布港元与美元脱钩,更犹如”少女失身”,绝对不行。他于是才决定了上面这次经典的政治干预市场”起来和他们(”金融大鳄”)斗了一场!”

via Andrew
关注微信号:andywoonet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