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D網誌 提供熱門有趣訊息

首頁 > 实用文章 / 內容

回家的路

2013-02-06 17:20:49 实用文章 27人瀏覽

 

整个冬季都安康无事,却在离归期尚有几日之时,病倒在床。

本是一场小小的感冒,不曾想,在经历了一个昼夜的酝酿,次日醒来,竟恍若宿醉,头痛欲裂。一个人,强忍着头痛,躲在被窝里看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我并不是个醉心武侠小说的人,但偶尔看之时,却也能忍着万般倦意,不停地看下去。人大抵都是这个样子,总是会在某段时间,为一件其实自己并不是十分喜欢的事情着迷,就像我那位最近沉迷于一款叫做《魔幻宝石》的消除类游戏的同事。

归家之期渐近,春节也不远了,许是因为是这城市的外乡人,我怎么也感觉不到那股新闻里渲染的年味。超市里挂着硕大的红色灯笼,各种年货堆放在最显眼的角落;大街上已经开始响起平日里并不常见的鞭炮声;放了假的顽童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讨论着各自手中的炮竹,像极了曾经的我们。爷爷每年都提前买好小孩子玩的炮竹,等到孙儿们回乡的时候,分与我们。最后一次分给我们炮竹大概是在高三寒假,我与哥哥弟弟们燃起炮竹,惹来父辈们的嬉笑。我觉得在故乡,我的童年到那一刻,也许才真正的消失不见了,在那个世界里,属于我们的时代其实早就过去了,只是弟弟们彼时还未长到可以独自放炮的年纪,爷爷的炮竹不敢单独分与他们,就只有分给我们罢了。

也许,对一个外乡人来说,年的味道永远都只在故乡吧。来到这异乡之前,我从未想象到,有朝一日,我会如此般地思念故乡,思念过往。念大学的时候,离家不算远,长则四五个小时,短则两三个小时便可到家,尚不觉得家的遥远,现在,疲于应对工作,加之远离家乡,方知家的重要。

最近母亲大概是在算着我回家的日子吧,等着那一天,就像是在等待一个盛大的节日,就像是在等待一个神圣的仪式。除我之外,一家人已尽数归家,父亲继续上他的班,母亲也许间或还在做一些十字绣,爷爷奶奶在深山里的故乡,盼望着儿孙能回乡过年。可是我,无奈假期短暂,只能回家数日便走,来不及回乡下,来不及去参加同学聚会,仅有的几日,想来还是要多陪陪父母。

母亲平时在家中闲来无事,喜欢做做十字绣,给家中绣一些挂饰,给家人绣一些鞋垫,只是已近天命之年,颈椎不好,不宜长做。家人常劝其不要再绣,母亲不听,还曾笑言,要把将来儿媳妇和孙儿的鞋垫都绣好才肯罢手。母亲那一针一线绣下的鞋垫,我垫在脚下,就常觉得,那是一份念想,一份不敢去想的念想。人成熟一点大概是件好事,至少开始理解父母的那些不说出来的深情,开始意识到家的重要性。老人们常言,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我在一个自己并不熟悉的城市里,试图找到那些会让自己感到熟悉的事物,试图让自己有家的感觉,但恐怕一切都是徒劳。我并不是个怯懦或害怕孤独的人,也许我只是还没有达到那种豁达的境界。

病榻之上,突然没来由地想起了番茄炒鸡蛋,一道再熟悉不过的菜。我素来挑食,母亲做番茄炒鸡蛋,要先把番茄仔开水中烫一烫,待番茄的皮卷起的时候,去掉番茄皮,然后剜去蒂节之处,再和鸡蛋一起炒,并不放葱姜蒜,炒出来的菜浓香扑鼻,番茄入口即化。许是被母亲惯出的这许多毛病,我对吃的很是挑剔,在外求学,以致后来工作,都始终对那盘番茄炒鸡蛋念念不忘。我想起小时候去人家菜园子里偷番茄,半青不红的番茄被我们满心欢喜地摘下,尽管知道口感也许不好,但还是抢着摘下,生怕被别人抢去了,带回家中,装在塑料袋里,放到角落里,隔上几日,番茄便被催红。那时的一番美味,自是不用多说的。后来,在快餐店里,尝到番茄酱,顿觉味同嚼蜡,毫无趣味可言。这也许就是人生的遗憾之处:明明常劝自己,现时就是最好的时光,却打心眼里想回到过往,想穿到未来。最好的时光也许在昨天,也许在明天,也许就在我们行将过去的现在。

一个人常常想想过去,并没有什么坏处。念旧的人,心地想必都不会坏。话说,有多少人的好时光都给了那个说不清的过去?怀念着过去的那些人、那些事,怀念着回家的路。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出走的脚步呢?分离不是为了重逢,离去也绝不是为了归来。离去了就是离去了,归来也常常是遥遥无期的事。

我想,我是快要忘了回家的路了,那曲曲折折的铁路,在我的梦里,把我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个地方所有的人都能叫的出我的名字,所有的人都能道得清我的前世今生,而我却对那个地方好似一无所知。那个地方或许叫故乡,或许叫他乡,或许叫其他的什么名字,总之,不管怎样,它对我而言,都是陌生的。

我想起那一年负雪的苍山,我想起那一年繁星满天的夜空,我想起那一年夜中穿林入梦的风声,就像是在幻想一些也许并不存在的场景似的。山谷中的鞭炮声还在飘荡,传到更远的山谷中,更远的山谷中的鸡鸣狗吠之声也传到了那个传出鞭炮声的山谷。我同母亲,踮着脚从泥泞的山路中走过,山谷里,村落里,飘来炊烟,木柴的烟味,顺着山风飘散到也许并不遥远的地方。我好像走了好远好远的路都没有到达。也许路并不远,只是我走的太少了,只是我已许久未曾好好在那芳香的泥土上好好地踩上一踩了。

我离那个地方越来越远了,再快的列车也不能将我带到那里,我只是依稀记得它的方向,只是依稀记得那并不曾老去的苍山。山顶上的关帝庙是否已经倾颓?庙后旁的古井是否还有一泓清泉?

算了吧,再想也是徒劳。不知何日才能再回到那方土地,不知道那些山路,我是否都还记得,不知道茶园里飘出的那一抹香,我是否还能辨得出它的味道。

山谷静静地藏在那里,我在山谷千里之外,向着那个方向张望,极目所致之处,都是那一无所有的天空。

查看详情评论:回家的路
82075.html
更多精彩内容:创意视频┊清新图画┊好玩游戏┊动听音乐┊情感文字┊乱七八糟┊讨论小组┊淘宝皇冠店
闲逛好站推荐:,分享身边的美好事、搞笑事、幸福事、蛋疼事…点此进入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